好看AV中文字幕在线观看

媒體報道
你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媒體報道

AI領域的下一個爆發點可能是工具平台

來源: 2018-4-24 9:19:16??????点击:

從DOS程序員到Windows程序員,代表著Windows幾乎成爲大一統的平台;從Windows程序員到Web程序員,折射的是互聯網的興起;從Web程序員到App程序員,反映的是移動互聯網的高速發展。現在我們正在面臨第四次更叠:過去不管那一種程序員,都因爲技能集過于單一而不足以面對AI所帶來的挑戰,現在我們再一次面對基礎平台的變更。


    程序員的變遷是基礎平台變更的核心表征

    程序員是一個很特殊的職業,本質上講程序員們是在固化各種思維和邏輯,把這些思維和邏輯用一種計算機所能理解的語言設計並表達出來。但這種固化的過程,絕大多數時候其實是依賴于程序員所使用的工具,而所謂的工具則是另外一批做基礎工作的程序員創造出來的。這裏說的工具就包括編程語言、編譯工具、API等。

    程序員具體用那種工具,完全取決于這種工具所對應的平台究竟有多大商業價值(特殊的程序員另論)。所以蘋果AppStore的興起,反過來就帶動了ObjectivC這樣此前比較生僻的編程語言以及獨屬于自己的一套API的發展。而每種平台開始運作之初,核心的訴求都是吸引足夠多的程序員在自己的平台上開發應用,這才能形成應用和平台間的正反饋,此前微軟和蘋果兩個公司極度糾結的就是,蘋果總希望Office能跑在自己的系統上,但同時兩者在OS層面又有一定的競爭關系。

    到終局時,一旦某個平台成爲最終的默認選項,那這個時候程序員反倒沒什麽選擇空間。比如現在爲Android或者iOS開發應用,事實上已經沒別的選擇了,過去的選擇已經成爲一種必須遵從的規則。

    反面例子則是黑莓那類操作系統,用戶減少會導致爲其開發應用的程序員減少,進一步會導致體驗變差,然後整個生態就會垮掉。

    所以說程序員究竟在哪兒,事實上是一個平台正在誕生、成長、鼎盛或者衰亡的最直接體現。現在這個時間點,真的越來越難找到Windows程序員了,這反過來也就折射出Windows已經越來越不是一個主流的平台了。

    API爭奪戰

    當我們說Windows、Android等操作系統的時候,我們說的究竟是什麽?

    一方面,當然是指我們每天都在用的各種功能,比如設鬧鍾、看微信、定位等等。但延續上面的思路,從程序員的視角來看,我們說的其實是一組足夠強大的API。正是基于這組API,程序員才開發出來五花八門的各種應用。誰打造並控制了一組API,並讓這種API成爲特定領域事實上的標准,誰就真的打造了這個領域裏的基礎平台,制定了標准。

    在過去,即使是BAT也還沒到這個層次,BAT所做的事情更像是內容型的平台,而非這種基礎性的工具平台。我們常說的幾個工具型平台,要麽是國外大公司所主導,要麽是開源社區在主導。

    API爭奪戰并不是说出5个API就会变得足够有资格(这个道理通用适用于微信小程序等),而是说一旦API数目膨胀,变得无所不包,同时这些API的使用自身也成为一种技能时,那不同的API集群就会变得彼此互斥。根据过往经验,在同一个品类下面,这种API集群并不会有多个,是一个赢者全拿的游戏。在PC上,虽然理论上讲Linux也可以自成生态,但实际上还是Windows一统天下。

    這除了和用戶習慣有關,很可能也和程序員群體的投入有關。畢竟在特定時期,程序員群體一共就那麽多精力,投到A上估計就不會投到B上了。

    AI正在呼喚新的平台

    如果我們把目光放得更加長遠,那我們就可以清晰地看到未來一定會崛起新的巨型工具平台。

    假設機器人成爲我們生活中的必備,那這種機器人幾乎一定不是基于現有任何一種平台的,而是需要一種專門爲機器人量身定做的OS以及開發平台。在這種平台上,應該更容易創建或導入地圖,設定運動時基本的規避措施等。

    現在的狀況是,想做機器人的公司都會做一套自己的系統,這從整體來看效率肯定是低的,很像在DOS時代每個人都會做一套自己的GUI系統。當Windows出現後,這些自建的GUI系統紛紛變成垃圾,那怕有WPS這種很強大的應用做支撐。

    相對于以往,當前AI賽道上最爲有趣的事情是,這種工具平台很難再像以往那樣,直接把國外已經完成的東西拿過來做深度定制,而更多地要依賴于國內公司。一是大家實際上處在相同的起跑線上;二是像語音交互這樣的分支,實在牽涉太多需要本土化的東西;三是新型的平台本身並非純粹的工具,而更多地和內容等綁定在一起。這些因素堆積在一起,就導致AI賽道裏缺一個真正的系統級的平台企業。

    其次在于這種平台注定是一種端+雲的結構。這會讓已有的互聯網公司感到不舒服,很像是自家地盤裏突然來了個闖入者,同時互聯網公司把持著非常多的內容,如果最終的産品是深度內容相關,而非深度工具化,那麽內容會變成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。但這點在“工具本身就是價值”的領域上並不成立,比如最開始的Windows拼的並非是內容,而是更多的是靠應用來豐富整個工具生態,Office豐富的是辦公場景下的工具,Photopshop豐富的是畫圖場景下的工具。

    最後這種平台必須挑戰的是硬件差異化。手機和電腦都近似于標准化之後的設備,但顯然機器人或者其他智能設備所要涵蓋的場景會更加寬泛,有的場景需要比手機還強的計算能力,有的場景則只需要手機幾分之一的計算能力。

    小結

    當前我們可以看到這樣一種巨型工具平台的機會,但我們還看不到真正選手的影子。所有已經做的事情同它所需要面對的願景來比,很可能都還不能算是起步。也就是說在AI這條賽道上,如果用程序員的數量來衡量一個基礎平台是否成功,那顯然大家都還在起跑線上。